玉竹斩

【盾冬超短篇】闪烁着希望的未来

        ——没有你的未来,我不参与——
        在昆式战机上的几个小时十分沉默。史蒂夫是不知从何说起,巴基或许是因为不知道说些什么。
  直到行程快过了一半时,史蒂夫按捺不住的问了一句:"你在罗马尼亚有没有想起一些事情?"比如我或者我们在一起时的回忆?
  "……我在罗马尼亚住的这些天确实想起了一些东西"冬日战士平静的声音从史蒂夫背后传来,带着久战后的沙哑和顿涩,"有些是我在执行任务的片段,有些是我掉下雪山后清醒的一段时间……"
  史蒂夫张了张嘴,又闭上没说话。许多劝导和安慰的话语在七十年的时光中显得太过于薄弱,不足以融化早已竖起一道冰墙的内心。
  他无法想象巴基在那个简陋的安全屋里每当深夜回想起那些"任务"的情形,一个为国捐躯的战士手上沾染了祖国无辜人民的鲜血,兴许还有战友长官的性命,对他来说是多大的煎熬。他更加没法想象在掉下雪山后清醒的几个小时里那个上战场前笑得开朗的傻小子是如何感受寒冷冰雪对他肉体的侵蚀,那些伤痛对他意志的捶打,还有发觉自己左手臂已然毫无知觉的绝望。
  巴基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知道有些记忆让人难以忍受,但也有好的,史蒂夫。"他似乎撇着嘴笑了笑,史蒂夫能想到他现在嘴角的幅度,恰到好处的温暖,像朝阳。"我回忆起一些我们在布鲁克林的往事。"
  这个消息足够振奋人心了,史蒂夫耷拉下来的金发都扬起了一些。他笑着问道:"有哪些呢?是不是关于你一个人被锁在学校体育室里哭的稀里哗啦的,或者是被那个红发小姑娘甩了以后拉着我喝酒最后还是我拉着着你回家的?"
  "都不是。"巴基笑了起来,打断了史蒂夫没完没了的黑历史吐槽,"都不是,史蒂夫。你还记得我上战场前一天吗?"
  "……记得。"史蒂夫哑了声音,他当然记得那天青年眼中闪烁着漫天星光,一步步坚定着走向未知的未来。但那时谁又知道未来会这么艰辛和残酷呢?布鲁克林两个傻小子不知道,美国队长和他的小助手也不知道。他又苦笑着接着说道:"当然记得,你那天又救了我一次,然后还带我去了史塔克的未来展览。"
  "未来总是美好的。"巴基可能感受到了史蒂夫沮丧的情绪,宽慰了他一句。"会让人拥有动力,不是吗?"
  史蒂夫回头看向巴基,眼中有着被点燃的光芒,"是啊,未来总会让人充满希望。"他们也许没法阻挡已经发生的事情,但马上到来的的未来再也无法抵挡他们前进的步伐。
  至少在巴基重新被关回冰冻柜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和托尼的那一场大战出乎了他的意料,接下来的所有事情也全部脱离发展。
  "也许既定的未来是没法改变的。"巴基穿着白背心坐在台子上满脸无所谓的笑了,"该死的命运总是安排好了一切。"
  史蒂夫没接他的话,大海般的蔚蓝双眸紧锁住那抹独属于他的绿色,"你真的要这样做?"把自己冻起来?
  "在清除完脑内那些东西前,最好还是把我冻起来。"巴基清楚他没说完的半句话。他软下眉眼间的坚冰,依稀是当年青年明媚的模样,"那样对所有人都好。"
  史蒂夫哑口无言。
  远处的工作人员提示设备可以运作了。在巴基被冰冻前提恰拉留给他们一些单独交流的时间,而时间到了,冬日战士就又该冻住了。
  美国队长搀扶着他的毕生好友步入长约一人身的设备,眼见着舱门缓缓关上时,巴基突然张嘴说了一句话,史蒂夫情愿自己没听到的一句话。
  他说:"我早已没了希望。"
  声音带着些释然。
  未来总是充满着希望,那是美国队长的希望,复仇者联盟的希望,全世界的希望。
  他早已没了未来,所以他早已没了希望。
  只是有时,比如快被冻上的时候冬日战士会想起那个布鲁克林的军装青年和他的傻小子从幽暗小巷走出来的一刹那,迎接他们的是阳光和泥土清香。
  矮小瘦弱的青年或许会疑惑的看着被塞到手中的报纸,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高大些的青年或许会斜戴着军帽,嘴角是张扬的笑意,回道:"去未来。"
  去那个总是让人充满希望的未来。
  "咔"冰冻舱门严丝合缝的合上了,巴基隔着玻璃看向史蒂夫。逐渐结上冰霜的界面阻碍不了冬日战士出色的视力,他看着美国队长的嘴巴一张一合,表情郑重诚挚,像是许下一生的誓言。
  唇语是九头蛇特工的必学技能,巴基很容易就分辨出了史蒂夫在说什么。
  他说:"没有你的未来我不参与。"
  巴基想自己应该是轻轻笑了下,然后回了一句: "You're a punk."
  史蒂夫想自己应该也是轻轻笑了下,然后答了一句:"Jerk.Be careful."

END

ps:未来总是一个充满美好的词汇,但对于盾冬这对苦命鸳鸯来说可能未来要苦逼一些,又是断臂又是掉崖,解冻后还二次掉水,简直不要再苦。但即使未来在艰苦,吧唧也一直会陪史蒂夫走下去的(づ ̄ ³ ̄)づ
然后结局其实我一点都不满意23333,因为一开始不打算写史蒂夫的答语,就关于吧唧内心关于"未来"和"希望"的回答,想着的时候自己虐到半死,超级心疼吧唧啊!所以最后圆回来了(。)
最后的最后允我唠叨一句,其实我觉得除了吧唧他自己可能最对不住的就是史蒂夫,这么一想超虐心的啊,比如:
  "对不起,我不再明媚如冬日初阳。
  对不起,我不再朝气似密林鹿仔。
  对不起,我不再是布鲁克林的傻小子。
  对不起,我不再是保家卫国的好战士。
  对不起,我不再拥有完整的左手。
  对不起,我不再忆起有你的记忆。
  对不起,我不再是你的巴基。"

    【作者已死,有事烧纸】:)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