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竹斩

【盾冬/EVANSTAN向】爱与花语(1)

  设定:包子是小镇花店店主,桃总是大画家
  差不多就就是外出取材(放浪身心)的大画家在旅游过程中偶遇一个小镇上的花店店主,一见钟情的狗血俗套故事,大概内容就是甜!甜!甜!甜!甜!
  然后作者懒癌重度,更新堪比蜗牛,科科。
  前方高能!!!有误会,有狗血,有狗粮,单身鹰慎入!!!
  抱抱小天使们,不喜勿喷。
——————————————————————————————————
  “现在,塞巴斯蒂安·斯坦先生,我的sebby,你愿意作为我的伴侣陪我共度今后一生吗?”
——————————————————————————————————
  “贵安,斯坦先生。”富态十足的老妇人抱着米白色贵宾站定在花店前,矜持地向店前正往花瓣上洒水的棕发男子问候。
  “贵安,玛丽太太。”塞巴斯蒂安把注意力从因沾了水珠显得越发娇嫩的白玫瑰上抽离,转头微笑着看向花店的老顾客。短发青年身姿挺拔,笑容柔和,眼眸清澈透亮,阳光眷念的在他发梢染上蜂蜜般的色泽,引得街角那些探头探脑偷看的小姑娘涨红了脸,搂着身旁的闺蜜一起低声尖叫起来。
  年轻的花店店长对此只有无奈一笑,便侧身从身旁的架子上拿下一束百合递给老妇人,用灰绿的眸子柔和地注视着她问道:“除了百合您还需要其他的吗?”
  “……不需要了。”年迈的玛丽太太被青年注视着不由心跳快了一拍,暗暗想当年自己尚还是少女时要是碰见这样一个人,说不定早就沦陷在少年如湖畔清风般的温柔中去了。
  她向塞巴斯蒂安挥手告别,被抱在怀中的小狗也依依不舍地用湿润的黑鼻头蹭了蹭青年宽厚而温暖的大手,呜咽了一声,换来店长亲在它额头带着薄荷清香的吻一枚。
  刚刚迎来春天的早晨,空气中还残留着前一夜微雨后留下的青草气息,深棕色发的花店店长于百花簇拥下稍稍弯身捧起米白色小狗的脸,宛如湖水般的眼眸望进动物纯真的黑眼睛留下一片荡漾的绿波,随后他好似宠溺的低笑了一声,将自己浅粉色的唇瓣印在小狗额头柔软的白毛上。他们背后是被青藤缠绕着的复古二层小楼,繁琐花纹的牌匾在藤蔓中若隐若现,隐约可见龙飞凤舞的花体英文“Love And Flower”泛着银光闪烁在挥洒的金色阳光下,旁边金属制的红星标志夺目生辉。
  街角的小姑娘们咬紧了手绢,恨不得化作一只小小的贵宾犬。
  对面楼上正巧打开纱窗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克里斯·著名大画家·埃文斯正巧撞见这一幕,一瞬间他只听见烟花在耳边炸开的的声音混杂着初春明媚的阳光撒在心脏上,滋长出一片又一片茂盛的花田。
  噢,我们伟大的埃文斯先生仿佛被爱神小天使一箭穿了个透心凉,日后说起来这一幕他仍坚定地说自己在那一刻听到了天堂的号乐声,各色花瓣从高空飘落下来洒满了他一身。
  换句话来说,埃文斯先生显然被店长的美色震的不轻,已经开始出现幻听和幻视了。
  真·男色误人。
  要不是他的好友安东尼见势头不对过来拉他一把,说不定这位著名画家会从窗台上一跃而下,拖着残缺的身体也要把自己鲜活的心脏捧在塞巴斯面前作为见面礼。
  "你是魔怔了吗?!!"把向来沉稳的朋友从窗台上拉下来以后安东尼气喘吁吁的喊道,"一言不合就往窗外跳,你以为你是美国队长吗?"
  克里斯如梦初醒地回过头用哀怨的肉麻兮兮的含情脉脉的让人不忍直视的一见就想烧的眼神把安东尼接下来的话堵在了喉咙口,并转为产生了一种类似于愤慨的情绪。在当今的网络社会,人们习惯于称这种情感为"单身狗愤恨"或是"单身鹰情怀"
  令人遗憾的是,之后在好友的极力阻拦下,可怜的大画家还是没能如愿以偿的在当天把自己的心脏献出去。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