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竹斩

【盾冬:原创】战地飞书

      “埃德蒙·戴维斯,你的信。”

      “约翰·威尔逊,你的信。”

       ······

       以往喧闹无比的的战地营地安静的连外面夜风吹拂树叶的声音清晰可闻,每个士兵缄默地围绕在送信人的身边,闭眼等待着自己的名字被叫起的那一刻。而拿到信的人默默返回自己的床位,颤抖着双手将信拆开,复又仰头读信,防止那粗糙的信纸被泪水打湿。

       在这个近乎地狱般的战场上,来自家人朋友的问候已然成了这些年少士兵的支柱,就算里面不过几句关心的话语都可以让这些日渐坚硬的心掉下泪来。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的信。”

       送信人像砂纸摩擦发出的音调也不能阻止巴恩斯觉得自己像听到了天籁。他向前倾身接过了信件,不急不慢的拆开阅读,仿佛根本不在意这封“精神支柱”,然而不断舔舐粉红嘴角的行为已然暴露了他迫不及待的内心。

       巴恩斯抬手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怕那些水珠顺着脸颊一路向下滴在那珍贵无比的信件上,把那些龙飞凤舞的字迹晕染成一滩墨迹。他将那张叠好的布鲁克林特产的信纸徐徐展开,动作小心翼翼的像是在拆一件珍惜的宝物。

      “磨叽!”战友从后面突然拍了下他的肩膀,不满的嚷嚷道,“你这动作跟绣花似的,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将信读完?嘿,巴恩斯,你可不是小姑娘。”

       巴恩斯手上一颤差点将纸撕成两半,惊得他差点没从床上跳起,这使他转头回话的态度说不上好。“埃德蒙,如果我是你,现在我会重新坐回床铺,以免被暴怒的神枪狙击手狂揍一顿。”

       “嘿嘿嘿,请神枪手大人息怒。”被叫到名字的士兵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弥天大过,连忙双手抬起瞪大眼睛做无辜状。

       巴恩斯没再言语,便是言笑晏晏的看着他,复又含蓄的将头撇向一边,再转过头来看他,珍贵的从唇齿间吐露出一个字。

       “滚!”

       待得埃德蒙悻悻走后,巴恩斯终于有时间来看这封来自遥远家乡的书信,展开信纸,一股故乡泥土和雨水混杂的泥腥味扑鼻而来,熟悉的让詹姆斯士兵热泪盈眶,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手指接触纸面的皮肤传来的一阵阵颤栗。他深吸几口气后,静下心阅读那挥挥洒洒写满纸页的文字,却没有察觉自己在判断出这字迹出自谁之手后柔软撒落的目光。

 

致傻小子B:

       我开始动笔写这封信的时候,天正在下雨。

       灰蒙蒙的天,云层压得极低。豆大的雨滴争先恐后的从高空坠落,然后狠狠摔砸在窗台上,水珠四散,迸射在窗玻璃上。几丝雨顺着缝隙溜了进来,和着利风挂在我的脸上,带来刀片的触感。我几乎抑制不住的咳嗽了几声。

       以前每当这个时候,我会依然在窗边坐着,默默估计这样的天气你从家中赶来需要多长的时间,直到你用砖头下的钥匙打开门焦急地冲我喊:“史蒂夫,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这天气冷极了,快到床上去,不然你会感冒的。”的时候才回身迎接。

       那个时候你的灰色大衣或者是深黑西服都会被雨水淋的湿哒哒的,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邀请你在家中小住一晚,待到第二天早上你的衣服干透后再走。

       你一般都会答应,那双绿眼睛会无奈的注视着我好一会儿,眼角的纹路下垂,顺从的像是一只小鹿一般。

       但现在我只能在自己第二声咳嗽响起之前把旧报纸贴在漏风的地方,同时默默估计你在的地方离布鲁克林有多远,离战争还有多少年结束,我们还能不能再相见?

       不要怪我太多愁善感,你最好的朋友上了那个九死一生的战场你也会这么抱怨的。直到你登上火车奔往未知远方的的那一刻我才发现那些我们曾经共处的时光有多么宝贵。那些在午后小阁楼上一起跳舞,那些夜晚两人相拥而眠抵御寒冷的记忆,还有在无数次你把我从幽暗的小巷子里救出来后我们并肩行在阳光下的时光,现在想来足够珍贵到把它们藏在宝箱里,落下枷锁,待无人时细细回味了。

       但我想用不了多久我们一定会再次相见的,因为我最近遇到了一些新鲜事,同时还遇到了一个你经常跟我长吁短叹的,一生难得几回见的漂亮姑娘。她一点没因我的瘦小歧视我,恰恰相反的是,她经常鼓励我,同时我还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这个惊喜暂时得给你保密啦,但我相信这也会成为你的惊喜的!

       嘿,忘了说了,这位美丽善解人意的姑娘叫做佩吉,你会喜欢她的。

                                                                                         想你的傻小子:S

    

       看来他的傻小子没了他也过得很好,甚至遇到了难得的好姑娘。巴恩斯挑挑眉,嘴角上扬,蓝绿色的双瞳里被满当当的自豪填的几乎没有一丝缝隙,这使他忽略了内心角落里在看到信上开始描述那位佩吉小姐时慢慢开始发酵的不安和警惕。

       不远处一直注视他的埃蒙德凝视着巴恩斯嘴角的一丝苦涩,目光闪烁,抿了抿嘴。

       营地外边开始下雨了,巴恩斯缓步走到帐篷外,鼻尖呼吸着空气微润的气息,注视着淅淅沥沥的雨丝从高空滴落,溅落在不远处的池塘里,搅乱了一汪绿水。

——

原著向,尽量甜
LOFTER上同步更新
设定:巴基上战场时期(未被九头蛇抓去时)与史蒂夫的书信往来,随时间发展。
作者除了每天让他俩谈恋爱外一无长处,逻辑不细纠,严重的各位纠出来我再改。
作者小白一个,坑品奇差无比,发现更不了的一删了之以免祸害后人,看官要是发现这篇又不在了,估计是我又坑了········
另外作者玻璃心,拒绝谩骂污蔑,不喜勿喷,不喜勿看。

评论(4)

热度(11)